2007/6/22

1+1≠2

一年前的我從未想過要結婚生子,
一年後的我卻對這些處之泰然。

當玩笑話漸漸變真,這個晚上我們都睡不著。

和想太多的愛人相較,我顯得想得太少。
這一次,我太直覺,也直覺得太自我。

當愛人認為該搬出理性好好思考一番時,我卻篤定將這一切視為命中註定。
當愛人認真思考,兩條線對未來的重大影響,人生或許該開始做些計畫時,
我只想著明天一早一睹傳說中小小郭的投球風采,
以及兩週後摩托車殺向宜蘭草地海岸。

即使對一個愛家戀家顧家的男人來說,家庭多少都會成為一種責任擔子,
養家活口將成為日後人生目標,男孩該成為男人。

愛人又重申,沒有單數,你後面有個s,我後面有個s,
不是一個人的問題,永遠是我們兩人共同問題。

我的愛人即使面對攸關一生的壓力,還能溫柔地在背後支撐我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