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/10/16

關島蜜月之旅 discover our island (4) 點餐和小費

逛完GPO之後,我們已迫不及待前往隔壁的King’s餐廳品嘗道地美式漢堡,
當然英文第四關也就來了──點菜!

美式餐廳店員似乎習慣一送上menu之後,就問客人要喝什麼飲料,
我們想起上午的早餐經驗,開始了四天的果汁之行,
支開店員之後,終於可以好好研究一下菜單,呼~
一知半解的兩人最後點了起士漢堡,
店員講一串問配菜的時候幸好有聽懂點薯條,
但兩天後Aka已不想再碰馬鈴薯做的任何食物了…


順利的點完餐後,我們才想到環顧這道地美式餐廳室內風貌,
百葉窗、L型沙發、昏黃燈光…,嗯,頗有好萊塢電影場景的味道。
上餐享受美食時,店員還會不時過來問候,
”Is everything ok?”在接下來幾天成為我們最常聽見的一句話。

用餐當中,思緒總是跑太快的我們夫妻倆就開始擔心,小費怎麼給的問題。
結果帳單送上來我們一看──真的沒寫服務費!這下怎麼拿捏?
一般應該給多少?10%嗎?
什麼時候給?怎麼給?
會不會剛點菜沒給服務生才會一直過來獻殷勤暗示要小費?
當時真的覺得美式小費文化很煩,幹麻搞這種模糊地帶呀?
要就加一成服務費清清楚楚的,不用讓你心煩做人大道理…

最後結帳時我乾脆硬著頭皮問,請問小費該給多少?
幸好店員很和藹地回答,It’s up to you(果然是雖仔哇…)
小費就直接放在座位桌上即可。
結果我們就放了一元和一點搞不清幾分幾角的銅板,
比照旅館規矩──每天在床頭放一元美金給清潔人員。

另外一個搞不清楚要不要給小費的場合是,每天早上飯店餐廳用早餐後,
其他地方你可以抱著「此生再也不相見」的心態,就管他走人,
可是連續四天用早餐的飯店餐廳…每天早上面對相同的服務人員…
到現在我還搞不清楚是否需要給小費,
也許他們用查莫洛話早已嘰嘰渣渣議論過:
「這對日本夫妻都不給小費的,給他們烤焦的麵包!給他們果汁加水!」
(沒有啦,每天早上在看不懂菜單亂點的情況下,早餐吃得都還不錯,
雖然每次都和點菜時自己以為的有點差距…哈哈,
而且最後我們還是沒有勇氣點其中一項『日式早餐』,
換做是你敢嘗試查莫洛原住民做的稀飯、煎魚、味增湯嗎?)

第二天,在預定逛逛杜夢灣大街行程中,
我們晨泳完第一站就殺到皇家蘭花飯店裡,
據說有全美最好吃肋排的Tony Romas去享用美食。
結果在這裡我們享受了最舒服的一餐:
1.店員標準清楚的英文(黃種人呢!而且笑容燦爛!)
2.圖文並茂的菜單(看不懂字就比圖片,真方便!)
3.從麵包、前菜(嘆為觀止根本吃不完的巨無霸洋蔥磚)、生菜沙拉、
 到主菜肋排…樣樣好吃的令人心酸!(要是這輩子再也吃不到怎麼辦?)
4.簡直完美的打包方式
 (關島餐點的份量十分驚人,從當地人體型可以理解,
 不過後來好幾餐我們都舉白旗投降,"to go"也成為我們最活用的片語,
 但坦白說打包回去的油炸食物多半令人提不起勁吃它,
 除了Tony Romas吮指回味無窮,而且食物幫我們分裝得很好,
 所以我們還是帶回旅館吃光光!

據說台灣也曾開設過Tony Romas分店,結果今年六月租約到期收了,
真是相見恨晚哪!大家有機會去美國境內一定要吃看看!

相較於第二天如寶石般發光的美食,
第三天、第四天的晚餐,卻讓我們再也不敢恭維。
一家是就在聖塔非旅館隔壁據說華人開的祖母級餐廳,
我們在第三天受不了超想吃白飯情況下去造訪,
結果卻吃到比我自己下廚還難吃的炒飯&超鹹的燴飯,
而且份量一樣多到「早知道應該兩人一起嗑一盤」;
另外一家期待已久的所謂道地「德州牛排館」,
除了我自己白目錯把玉米片當正餐點之外,
在英語溝通不良的情況下冒險點牛排的我們,以為順利點了五分熟,
店員還特別說有點野生味道,結果送上來一客又老又硬的牛排,
讓AKA吃了第一口差點淚灑牛排館:「我要吃好吃的牛排……」
當時我們也搞不清楚是自己表達或理解力的問題,
只知道一餐下來花了70多元美金,卻吃到四天以來最難吃的一餐,
(70多元可以租一天的車了…賺錢很辛苦哩…)
看著老公委屈的淚水在眼眶打轉,
終於在準備結帳,服務生發現我們剩下一大半牛排時,
才有機會搞清楚整個狀況,原來不是我們點菜的問題,
因為服務生理解的也是五分熟medium,
我們便忍不住趕緊抱怨說”It’s too well done!”
結果店員還笑容可掬但語氣誇張地說”Oh~You should tell me!”
說她會和廚房反應,但我們早已心碎德州一地…

1 則留言:

peggy 提到...

美國的食物向來都是這樣
去美國的那幾天超級懷念台灣食物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