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1/14

現在的你想唱什麼樣的歌

接到昔日樂團團員的問候,那是被我一直擱著的其中一個樂團,
而我向來是樂團中唯一的女性成員,
很幸運的,這班兄弟(band of brothers)一直為我保留了女鼓手的位置,
不過,兄弟們,現在頂著顆球、腰圍超過39吋、對煙味退避三舍的我,
所進入的生命階段,卻很難與你們交流分享。

回顧二字頭的後半段,這些樂團被我或我們擱下來,
除了各自工作忙碌之外,主要原因就是我們喪失了創作力,
我們似乎不知該為何而唱、為何而奏樂,
年輕的憤怒已轉化成對世界的冷感,
而我們也找到其他比音樂更快更直接的管道方式,讓自己這一天感覺更好;
自認無敵獨特的思想觀念備受考驗而顯得薄弱矛盾也已稀鬆平常,
曾幾何時,我們只想麻痺個人價值與生活定位的困窘感,卻提不出更好的主張,
結果我們只能緊抓住形式不放,用玩團玩音樂的標籤宣示自己的存在。

即使像我,縱身投入市場體系工作,嘗試碰撞一般創作人少有的商業思維,
有一天卻發現自己已被整個市場機制訓練有素,
忘了彼時入夥動機,更別提曾萌生的革命意志,
現在的我只能木然站在創作與獲利的鴻溝峭壁前無力回天,
而我的兄弟們困窘徬徨依舊、與市場的距離依然。

坦白說,選擇結婚生子投入家庭,
有一大半原因是我對職場生涯的倦怠和迷惘,
不過,我想所謂「天時地利人和」正是如此吧,並非什麼美麗的神蹟指引,
所以我走入了新的人生階段。
感謝兄弟們肯定我踏出這一步需要的勇氣並給予我無限祝福,
不過當你們一派輕鬆地說「等妳生完就回來一起玩、一起錄新專輯」時,
我真的很難向你們解釋當一個媽沒那麼簡單,以及我生命即將面臨的劇變,
而這不僅是個人時間分配、禮拜幾有空的問題而已。
懷胎八個月以來,我真正關注的焦點已經不同,
(通常可以在與昔日朋友話題銳減或朋友社群結構轉變中察覺)
家庭孩子將成為我當前生命階段更重要的創作題材,
無論形式是音樂、影像或文字。
簡單來說,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唱我們真正關心的歌。

八九個月甚至更久以前,總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對玩團冷感的原因,
現在卻有了清楚的邏輯和輪廓;
我已不在乎自己背後有無樂團樂手的標籤、
一個月有幾場演出、自己夠不夠搖滾,
因為我將走上一條責任負擔更重的路、冠上一個更踏實的身分,
雖然才剛上路,或許也像友人Max的心路歷程一路血淚汗縱橫
--這條筆直而無法回頭、名為「母親」的路,
我滿心期待自己在這路上將看到什麼樣的風景、唱出什麼樣的歌。

3 則留言:

哲學家 提到...

恭禧你終於戒菸囉~~
也恭禧你們有個幸福的家~~
現在開始培養個小小巨星也可以啊!!!
未來當個星媽、星爸,
在家數鈔票~~呵呵!!!

布魯斯爆炸 提到...

愛過就會懂,學姐一直都走在我們的前頭

nosmokingjanis 提到...

果然是男子漢的用詞…我要哭了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