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/11/3

我的兩個拖油瓶

我有兩隻心愛的貓咪,從決定生育孩子至今邁入第七個月,
我始終飽嚐孩子和貓的心理拉鋸戰。
我知道百分之九十八的人會說,當然是孩子重要,
可是我就是那百分之二把寵物也當成自己孩子的人。

不過感性之餘,在懷孕期間我還是理性地和牠們分居了,
並且在不同醫療院所驗了兩次弓漿蟲,確認我已有抗體不會影響胎兒後,
我搬到新婚電梯大樓新居,牠們仍住在我單身時期的頂樓加蓋公寓。
平日除了由我室友們幫忙餵食照顧之外,
我每週回去和牠們碰面兩三次,並由我老公負責清理貓沙,
剩下更多的時間,我知道牠們在想我,正如我也很想念牠們。


我親愛的兩隻貓都是三花母貓,分別為九歲和八歲。

獎獎,九歲,朋友的朋友家裡生了一窩貓,
滿月後其中這隻被欺負的就被我領養至今。
獎獎個性大牌,結紮後體重直線上升,邁入中老年之後更不喜歡動,
有人說牠有點兇,但我覺得牠是有個性,不喜歡被勉強(我們誰喜歡呢?)
但我仍可從牠對我撒嬌喵叫的眼神中,
看見當年那只有巴掌大、喜歡鑽到我胳肢窩呼嚕大睡的小貓咪。
對獎貓來說,人生最大幸福莫過於被陽光曬得暖呼呼的,然後睡到肚子翻過來。
 

小花,八歲,一隻路上流浪卻不怕生跟著我回家的小貓,
(我完全沒動手抓牠抱牠,牠自己跟著我走回家、進門、進電梯…)
說不上小花和我的奇妙緣分,很多時候我們的眼神交流就像老友似的,
牠從一開始就非常信任我,然而牠卻是隻客人來會躲起來的膽小貓咪。
曾有三次我差點失去牠,一次是結紮引發腹膜炎,
一次是將牠送人後因朋友家裡考量又還回來;
另一次是牠出門探險卻被困在隔壁公寓樓梯間,
當時我們憑著一來一往的呼喚找到了對方,就像在山谷荒漠中失散的親人那樣…
小花妹妹和我之間有許多神奇且獨特的心電感應,
那是我這輩子在其他物種身上找不到的特殊經驗。
小花個性溫順,就和牠軟綿綿的身子一樣,深諳「以柔克剛」哲學。

半年了,我依然無法分辨即將誕生的孩子和跟了自己八九年的貓咪,哪個比較重要,
我只知道我都向她們許了承諾,要給她們最好的,
而且我沒有資格做出令她們傷心的事。
因此,不管是誰提議送走牠們,都令我肝腸寸斷,更別說是我新的家人公公和婆婆。

牠們是我的拖油瓶,也是我的心上肉,我不可能因為改嫁把孩子送走,我做不到。

3 則留言:

Lois 提到...

妳好..我是Jazz的朋友
和妳有相同的考量
貓咪對我來說和孩子都很重要
也許貓咪更重要
我在養貓時就明確地告訴新家人們:
我要撿它就會負責它的一生
所以就算我懷孕也會負責到底
對自己對你們也對貓咪負責

真的只有愛貓人才能了解愛貓人的心情啊

nosmokingjanis 提到...

謝謝Lois的共鳴,
昨天一時情緒上來邊哭邊寫下這篇文章,
我每天都想趕快接牠們過來,
卻又缺乏信心把一切家人家務都安頓好,
想到又要淚水氾濫…可能自己想太多…

貓皇后 提到...

貓咪一旦成為家人,永遠永遠都是家人。

不能將兩種生命放上天枰權衡...
希望妳已經安頓好一切,並堅定自己愛貓孩子們的心意:)
深深祝福。。